主页 > 机器评论 >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

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记得大约1998年,我决心要跟这个绿色怪物一刀两断时,写过一些在现在看来非常客气温和 的文章,但这样一些温和的文章,甚至包括像"给长老教会的一封公开信",却引来 "帮内" 老少成员极大的反弹和攻击。

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有个原本很夸我、夸得近乎仰慕的大老,四处说我叛变,说我晚节不保,还叫人传话来英国说我背叛组织,背叛台湾人。
  妈的,我又不是参加黑帮,背个鸟叛。
政治人物捞钱的手段
  各位同学,别说给我笑了,你们一定都还没有四十岁,所以才会对政治这幺单纯。你们贴的这东西一点都看不出政商关係啦,只看得出丝毫不具意义的一种零用钱记录。

  柯建铭只有八千多万?真是太小看人了,酒店交际乔事的花费恐怕都不止这些。这些零用钱的后面,至少要再加上一至三个零,也许才比较接近事实。

  政治人物这工作,投资报酬率非常高,一本万利,捞钱方式千千万万种,足以写成一本厚达千页的教科书,但总的来说大约有三种,一种合法,一种非法,一种以合法掩饰非法。

  所谓以合法掩护非法,方式就有千百种,比方说,明明非法,但法院是他们家开的,所以保证不会有事。就算有事,最后也会搞到一点事都没有,真的是 “揪感心” 耶。

  台湾法官对于权势者总是很窝心,很体贴,就算罪证昭彰,众目睽睽,难以脱罪,但还是可以拖拖拖,以拖待变,拖到天长地久,最后要搞到三审定谳,可以拖上几十年。倘若你想看到政治歹徒们被打入监牢,只好等下辈子再说了。很想举些实例,但怕小命难保。

  不过我还是随便可以讲几个常见模式,比方说内线交易,保证个个是股神,这个才是大赚,人家哪看得上什幺政治捐献规定的每个人仅限十万元;这一点钱,炒股手续费都不够。

  还有比方说都更,都市更新,或土地重划,原子笔画一画,明天就是千百倍的暴利进了口袋;原本一坪也许五千元,原子笔一画,农地变建地,文教区变商业区,马上一坪变五十万、一百万都有可能。不信你去注意一下,为什幺这些政商名流个个都那幺厉害,难道是未卜先知?

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某个区域今年要土地重划,他去年就已经把周边土地全给低价搜括了。还有比方说,没有价值的山坡地,也许一坪五百或一千,买一座山,假若一千坪,就算你一百万好了。

  可是,明明这是农地或山坡地,但他神通广大,居然可以盖大楼,也许盖个灵骨塔,一个塔位卖你二十万好了,倘若三千个塔位,那就是六亿进了口袋。

  可是,这不是违法吗?台湾是民主圣地,自由宝岛,违法又怎幺样?你有胆就去揭发啊,看你有几条命可活。难道你以为这些只是黑道鱼肉乡民的作为?当然不是,没有政治上的白道,哪来地方上的黑道?

  白道的白天,恐怕都比黑道的黑夜还更黑。当然,政治人物不会笨到自己挂名当股东,等着你来揭发,他总是会有无数的收钱管道与人头。

  非法的部份讲不完啦,要讲完恐怕得讲到后年中秋。合法掩饰非法的部份更是微妙複杂,比方说表面上公正公开的招标,其实工程要包给谁早已决定,环评过不过,也早已决定,万一真的摆不平,大不了派出长枪队,赏你几颗子弹,只是兵家常事。
你看绿营的什幺庆富案,纳税人几百亿白花花的银子就这样没了,明目张胆嚣张跋扈的官商勾结,会有事吗?会绳之以法吗?当然不会。

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另外就是无穷无尽的无数採购之回扣,其中以所谓秘密外交及军购最为抢手,甜头动辄数十亿数百亿,只要写个 “机密”,就全由人渣们任意吃喝了;随便干上一票,都是你我一般人就算辛苦工作五千年、从周朝工作到现在,也绝对赚不到的天文数字般的暴利。

  至于像卖官鬻爵之类的就不用说了,打从三十年前的党外时代起,党外的一些政治明星们就开始卖官位:想当科长,很简单啊,一百万拿来;想当处长,很简单啊,行情价若干等等等。

  我讲的这些,不管是来黑的,来武的,或是来阴的,来文的,全都是有人证物证的,只是不敢点名,也无法点名,因为一旦点名,就势必得牵扯出一堆人证。问题是,没有人会愿意出面做证,而法院也绝不可能侦办。

  人渣党一上台,马上把旨在打老虎的特侦组给废了;特侦组被废除解散后,人渣政客们更是可以高枕无忧为所欲为了。大家心知肚明,台湾有几个法官检察官是有胆子的?欺压弱势很凶猛,威风十足,动辄小案大办,没案都能给你弄出案子来,增加办案绩效。但是,对于权势者却很 “温馨” 很 “体贴”,揪感心ㄟ。

  阿扁之所以被抓入狱,那是因为绿营内部率先窝裏反,进而鼓动民情,法官才敢办。你看,阿扁的一堆尚未结案的案子,不是以生病为藉口而停止审判多年吗?

  前一阵子,停办时间到了,依法必须重启审判,结果绿到爆的所谓监察委员、阿扁提拔的陈师孟,大喝一声说 “给恁爸重启审判试试看,绝对会给你好看!”结果,所有法官竟然瞬间踩煞车,又不办了。天底下竟然有这种司法!

  至于所谓合法的部份,一样罄竹难书,鸡犬昇天的事就不用说了,几万个职位在绿营手上,想给谁就给谁,亲朋好友及同志们,看你喜欢哪个工作,不用客气,儘管自己挑,而且保证 “钱多事少离家近,免经验可”。

  很多所谓工作,什幺顾问啦,谘询委员啦,资政啦,一年开会开不到两次,每年几百万元就自动进了口袋。你知道吗?政府一年编个两千亿预算养上千个所谓基金会,大多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养蚊子基金会。

  基金会是什幺东西?就是犒赏自己人、拉拢各路人马的一种提款机。只要政府捐助不超过基金会收入的一半,就不需要受到任何监督,完全不透明,爱怎幺花就怎幺花,爱怎幺捞就怎幺捞,而且董监事往往个个坐领高薪,啥事也不用干,每年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银子就自动进了口袋。

  跟基金会类似的,就是几千家上市上柜公司的所谓独董或各种董监事与顾问或董事长总经理等等等。你看,绿营的前行政院长林全,他每天什幺事都不用做,就靠着几家公司的董事身份就能一年坐领两千多万的乾薪。而且,你要知道哦,林全毕竟还是绿营裏头极少数算是很乾净清廉的人,就有这等收入,更不用说其他贪得无餍的豺狼虎豹了。

  难道这些人每年坐领千万乾薪是因为他们很有才华很有能力?因此身兼多职?当然不是。而是因为他们是绿的,是自己人,是权势者,可以有效图利于背后金主,给个几千几百万算什幺。

  另外,还有数不清的各种国营事业,也是捞钱的来源之一,这事若要说清楚,恐怕得说到后年端午节才说得完。稍微岔开一下主题,举一个根本不重要的人为例,叫陈锦稷,留学英国一年,在伦敦政经学院唸了硕士,在淡江完成博士学位,念经济;看其文章,学识平庸,无甚特长,但因家世显赫,成为绿营所刻意栽培的明日之星。

  如果我没记错,他的岳父就是郑深池,郑就是兆丰金控董事长,长荣总裁张荣发的女婿。这位陈锦稷同学,1975年生,现在才四十三岁,但你看他的履历,随便一列就是一长串,真要写完,得写上好几页A4纸。这幺多职位,凭什幺?凭他很有才华吗?别说给我笑了。台湾金控独立董事(现任);台湾金控/台银人寿独立董事;富邦金控/富邦人寿/富邦产险独立董事;中华民国期货业商业同业公会顾问;财政部公益彩券监理委员会委员;中央公共债务管理委员会委员;行政院政务顾问;行政院国际经贸策略小组产学谘询会委员;台北市政府市政顾问;台中市政府研究发展考核委员会委员;台中市政府公共债务管理委员会委员;屏东县政府公共债务管理委员会委;新台湾国策智库主任;云林县政府财政局局长;中华开发工业银行资深襄理;台糖公司谘询委员;财团法人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副执行长;财团法人青平台基金会董事;社团法人台湾公共议题研究协会理事;社团法人台湾财税人权保障协会理事;社团法人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台湾校友会理事。

  你看这份履历裏头,有一个最重要的职位之一就是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副执行长,这个基金会的董事长就是蔡啥小,副董事长是邱义仁和前行政院长林锡耀,邱、林两人同时也是民进党选举对策委员会的操盘手。

  人渣党上台后,最积极做的事之一就是追杀国民党,以所谓追讨不当党产为藉口,要把国民党的金脉全数砍断,让它弹尽援绝,气绝而死。但是事实上,人渣党的不当党产和无数的基金会 (所谓政党附随组织),绝不亚于国民党之腐败与贪婪,无数乌七妈黑的官商勾结与政治操弄,就是藉着这类所谓基金会充当白手套来进行。

  人渣党掌权后所设立的扩权捞钱黑机关一大堆,什幺 “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 就是其中一个最恶质最荒唐全然违法无恶不作的黑机关,类似东厂锦衣卫。其它像什幺新南向办公室以及一堆巧立名目的官方基金会及黑机关,更是数不清。除了这些官方性质的扩权滥权捞钱黑机关之外,许多绿营政治人物也都各自设有基金会,做为一种个人提款机,一种官商勾结扩大影响力的金脉人脉与政治操弄平白,全然不透明。

  我们每个人再累也得辛苦工作,比方说我要偿还房贷,最少得工作到70岁。但是,请你告诉我,哪个政治人物有在工作?完全不用,照样吃香喝辣,好像他家在印钞票似的,因为捞钱管道实在太多太多了。

  人渣党无数的基金会,无数的附随组织,但他却只公开承认了新境界文教基金会,说是该党的 “唯一” 附随组织。这是睁眼说瞎话。

  不过,这不是我现在想要说的重点。我要说的是,新境界基金会之于人渣党,差不多就犹如CIA的化身–民主输出基金会(NED) 以及一些所谓智库 (例如不久前写过的 Richard Armitage 及黑暗王子 Richard Perle、Rumsfeld 等人之 ” The Project for the New American Century ” 及 ” Project 2049 Institute ” 等所谓智库) 之于美国政府;不光是钱的运作与掠夺,不光是政商人脉之挂勾,更是一种结合党、政、军、商、学与所谓社运之複合体,掌控真正的政治权力走向。

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最近常被人批评的北农总经理吴音宁,大家讲到她,似乎把她看成一种无能的小公主、小白兔。事实上,专业上也许无能,但她可不是小公主,也不是小白兔,党政军商学关係涉入之深,岂是一朝一夕。比方说,她就是新境界文教基金会的董事,而且已连任许多年。

  现在是第十届,董事名单如下:蔡英文、洪耀福、段宜康、柯建铭、陈菊、邱义仁、王震纬、王荣璋、平路、何飞鹏、吴念真、吴音宁、林万亿、施俊吉、胡胜正、陈正然、陈圣德、黄育徵、黄淑德、郑英耀、顾立雄。

  这样一个基金会,表面上不太为人所知,事实上具有极大决策力,主导政治走向。总之,吴同学并不是一个什幺都不懂的小白兔,她只是其职务之专业不懂,至于其它政治上的种种狗皮倒灶,肯定十分内行。另外,插播一个题外话,你看裏面也有负责东厂锦衣卫(所谓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 的顾公公,顾立雄。

  他除了掌管追杀敌人的东厂厂主之外,而且还是金管会主委,掌管全台湾的金融与产业,权力真的比天大,违法滥权,毫无一丝羞耻心。比方说,依照人渣党自己通过的 “不当党产处理条例第20条” 的规定,该会委员须超越党派,依法公正行使职权,不得参与政党活动。

  请问有人会觉得顾公公不是人渣党的打手,没有参与政党活动,并且 “超越党派” 吗?连人渣党自己都公开承认新境界文教基金会是该党的附随组织,而顾公公不但深深参与该党活动,充当打手,而且还是人渣党公开承认的附随组织的董事之一,位高权重。这叫做 “超越党派,公正行使职权” ?

  我这是今天利用看诊空档时间匆匆忙忙零零碎碎的时间写的,写得很简略,因为若要详细说明政客人渣及其一大票走狗们如何捞钱,恐怕得写成好几本书才写得完。

  总之,各位同学别太单纯,你们说的那些所谓政治捐献,那个是零用钱啦。当然,光是这样一些零头,就远远不是我们一般人辛苦工作一辈子所能获得。台湾政治之腐败贪婪与龌龊,一言难尽,而这一切全是以民主之名,唬得脑残人士们一愣一愣的,而且还引以为荣。

  但你可别以为檯面上那些人,包括人渣政客底下的那一大票走狗们真的在追求什幺民主。这些人精明得跟什幺似的,所谓民主自由与什幺碗糕台独,只是一种捞钱夺权的手段。

  我爸那边是屏东乡下人,务农,很单纯。有一天,有位姑姑要去台大开刀,她听邻居说,城裏的规矩要送点 “礼物” 给医师才不会 “失礼”,于是我姑姑就拿了几颗自己家裏养的两头母鸡刚生的鸡蛋,放在一个小纸盒,然后就搭车北上台大医院準备接受手术。

  我爸妈也一道北上照顾她,看到她带来的那一盒鸡蛋,吓了一跳,赶紧跟我姑姑说,送这种礼物不行啦。后来沟通许久,我姑姑总算才明白城裏人所谓的送礼是指的什幺。同理,各位同学你们提供的那个政治献金一览表,道理也一样,那个就是 “鸡蛋”,礼轻情义重。依法规定,每个人只能捐十万元给政治人物,但是十万元够政治人物塞牙缝吗?

  如果你以为政治人物就靠那几千万维生,那真的是太单纯了。单纯是好的,但不要愚蠢。人心应如赤子般单纯,但头脑还是得灵光点才好,才不会上了政治诈骗集团的当。

  刚刚吃晚餐,打开电视看 “新闻深喉咙”,我还蛮喜欢那位主持人,名叫平秀琳,聪明,幽默,温和有气质。我很喜欢听她念片头那段台词:”挖新闻,挖内幕,挖真相,有多深,挖多深”。

  不过,老实说,这节目很温吞,名嘴个个都很 “单纯”,从来不见它能挖多深,感觉就像搔痒,啥也没挖到。人渣党的名嘴节目可就不是这样哦,没新闻也能捏造出新闻来,没有内幕,就自己瞎掰,看要多少 “内幕” 都能任意瞎掰,想瞎掰多深,就能瞎掰多深。

  刚刚节目上谈到这两天的一个新闻,详见文末报导,简单说就是有个德国阿伯,说他拥有海裏淘银炼金的特异功能,是个董事长,不过公司上下就只有他一个人,虽然没有办公室,但拥有一身神奇武功,可以从海水创造出几千亿商机。

  于是,透过绿营金主的介绍,德国骗子跑来台中找那位林什幺龙市长。林什幺龙市长还夸口说台中之所以被这样举世震惊的超高科技公司给相中,是因为他自己的 “招商能力很强”,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涉及一千多亿 “全球第一座” 海水採矿公司,就此将在台中市诞生!

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将令世界强权失色!厉害吧!于是林什幺龙市长和德国一人公司董事长及绿营金主,大阵仗召开记者会,宣布这项震惊全球、超越人类一切科技的海水採矿计画,短短三天双方就签下合作备忘录。

  后来,媒体跑去查询,德国根本没有这家公司啊,也没有什幺海水採矿高科技啊,一切都是瞎掰,证实是诈骗一场。但我纳闷的是,这种海水鍊金鬼话,骗骗小学生也许可以,但是一个市政府涉及一千多亿的合作开发案,会这幺好骗吗?有可能吗?台中市府经发局局长至今仍坚持这项千亿投资案没有问题。这究竟是被骗还是合伙一起骗?我不知道。若是被骗,由此你也就能清楚看见所谓吴音宁之专业无能 (我其实相信她至少是真的想把事情做好,而且相信她的人品之基本正直),其实根本就只是这个政权的冰山一角,比她荒腔走板的状况多得是。

  人渣党的专业强项是诈骗造谣与煽动,捞钱夺权功夫一把罩,除此之外别无专长。只要颜色正确,只要愿意一起同流合污,对他们而言,当官当民代哪需要什幺专长。我其实完全不相信这案子纯粹是那位德国阿伯一个人艺高胆大,独自跨海行骗。这是不可能的,他必然有内应,必然是在台湾有一群政治诈骗歹徒在运作这件投资案,然后眼看马上就要进一步谈大片土地取得的问题。至于那位德国一人董事长,只是配合演出而已。类似像这样的案子,还好媒体有去查证,及时打住,要不然,就跟庆富案一样,照样能捞上一大笔。而且,这些都是曝光的案子,仅是冰山一角,冰山底下无数的扯烂污,那才是重点,那才是诈骗分赃政治的真实样貌。

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别说一千多亿,我们平常跟银行借个几万块,你看前前后后得折腾多久,得提供多少担保品与证明文件,得接受多少质疑与羞辱。但是,所谓 “政府”,搞钱捞钱浪费钱,却是如此轻而易举,漫不经心,全然儿戏。而且,绝大多数是在一种完全不透明甚至公然违法的状况下进行,捞钱洒钱的方式与管道千千万万种,但是台湾人居然无所谓。不但无所谓,只要人渣们喊上两句民主自由、仇中反华的口号,台湾人就马上热血沸腾,视为明星与英雄,衷心拥戴。

  蒋经国过世后,二、三十年来,台湾就一直是在这样一种黑金体制下无限沉沦;大家拼命工作,养肥蓝绿一堆无恶不作无所不贪的吸血虫,而这一切全是以民主自由之名,以仇中反华为手段,牺牲的却是这一代人一生的辛苦所得以及下一代人的长远未来。

  李光耀说得对,他说,”两岸必然统一,但是台湾人对此应当觉醒得越早越好”;儘早看清事实真相,看清未来,给台湾保留一点生机,别让政治歹徒把血给吸乾了。

 陈真 2018. 03. 15

 编者按/陈真 (医师):本名陈兴正,台湾台南市人,知名精神科医师、党外运动人士、519绿色行动成员,英国剑桥大学科学哲学系博士生,曾任台大医院云林分院精神科主治医师,曾是民主进步党创党党员,曾在《台湾立报》连载〈哈巴狗电台〉专栏。



上一篇: 下一篇:

上甘岭真相黄继光留下了几具尸体?

上病取下,百病治足!脚趾按摩治便秘、腰痛、糖尿病

上瘾、睡不着、牙齿黄!爱喝咖啡, 一定得顾虑这幺多吗?

上瘾的话更难戒  专家:电子烟更毒会导致「爆米花肺」

上百万人了看完都笑了,你能忍到第几张?才看到第二张我就受不了

上百人掷筊拚手气 前5名获发财金

电脑企业科技|书屋设计|亮眼热搜|网站地图 申博赌博 申博138sunbet真人 菲律宾申搏sunbet官网下载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sunbet81 sunbet充值 申博太阳神官方网站 sunbet(官网)中文手机版 sunbet81 申博suncitygame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