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介绍 >FBI首位犯罪剖绘专家缉兇档案:「她现在是我的一部分了」 >

FBI首位犯罪剖绘专家缉兇档案:「她现在是我的一部分了」


夏丽.费依.史密斯(Shari Faye Smith)是一名活泼美丽的高三学生,家住南卡罗莱纳州哥伦比亚市附近。某天,她在附近一处购物中心和男友理查见过面后回家,在家门口的信箱前遭人绑架。时间是一九八五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三点三十八分。那是个晴朗而温暖的日子。再过两天,夏丽就要在莱辛顿高中的毕业典礼上演唱国歌了。

几分钟之后,她的父亲罗勃发现她的车停在通向她家的车道前方,车门开着,引擎还在运转,夏丽的皮包放在座位上。他大惊失色,立刻打电话给莱辛顿郡警局。

哥伦比亚市不曾发生过这种事,这里是个平静的社区,居民颇引以为傲,也具体表现出「家庭价值」的观念。这幺一名漂亮外向的金髮女性怎幺会在自己家门前失蹤? 什幺样的人会涉入这种事?警长吉姆.麦兹(Jim Metts)并不知道,但是他感觉手头上有一个危机。他首先做的事是组织一场南卡罗莱纳州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寻人行动。州立机关及附近几个郡的执法人员都前往协助,更有一千名以上的公民自愿帮忙。麦兹所做的第二件事是悄悄排除罗勃.史密斯涉嫌的可能。罗勃曾公开恳求歹徒让他女儿回来。在这样一个低风险被害人失蹤或可能受害的任何例子当中,警方都必须先考虑其配偶、父母及家人。

心焦的史密斯一家等候歹徒的只字片语,即使是要求赎金也好。他们接到一通电话:一个怪异变声的男人说夏丽被他抓走了。

夏丽的母亲希尔妲恳求他,又告诉他夏丽有糖尿病,需要定时补充营养、喝水和服药。对方并没有要求赎金,只说:「今天晚一点的时候你们会收到一封信。」这话使家人和执法人员更为警觉。

麦兹随后的行动显示出他的背景和训练。他和副警长都毕业于联邦调查局的国家学院,和局里的关係非常好。麦兹毫不犹豫就打电话给哥伦比亚调查站主管罗柏.艾维(Robert Ivey)和我在匡提科的小组。我当时人不在,不过吉姆.瑞特和隆.沃克两位探员迅速给予回应。他们分析了绑架的情况、现场照片、歹徒电话的报告之后,一致认为他们要对付的是个手法老练且极为危险的人,而且夏丽的生命十分危险。他们推断这名少女恐怕已经死亡,歹徒很快会感觉到一种强迫性,使他必须再去犯下一桩这样的罪行。他们推测:绑架者看到夏丽和男友理查在当地购物中心接吻,然后就跟蹤她回家。她运气不好,在信箱前面停下。如果她没有停下来,或是如果那时街上有车子驶过,这件案子就不会发生。于是警方在史密斯家中装置录音设备,希望歹徒有进一步的联繫。

接着出现了一份重要而更令人悲痛的证物。在我执法这幺多年中,见过多少可怕、几乎可说难以相信的事,但是我却必须说这大概算是最教人痛心的了。那是两张夏丽写给家人的信。信的左缘用大写字母写着:「上帝是爱」。

虽然再看到这封信仍然会使人痛苦,但它却是这名少女人格与勇气绝佳的印证,所以我愿意完整地记录下来。

麦兹将两张信纸送往南卡罗莱纳执法局的犯罪实验室做纸张及指纹分析。我们在匡提科看信的副本时,心里已经相当确定绑架已经变成兇杀案。然而团结的史密斯一家(其宗教信仰在夏丽的信中十分动人地反映出来)却仍然满怀希望。六月三日下午,希尔妲.史密斯接到一通简短的电话,问信有没有寄到。

「你现在相信我了吗?」

「嗯,我不确定我相不相信你,因为我没有收到夏丽的任何话,我需要知道夏丽人还安然无恙。」

「再过两三天你就知道了。」对方语气十分不祥地说。

但是当天晚上他又打来了,说夏丽还活着,并暗示他很快就会放了她。不过对方某些话里告诉我们的,却非如此:

当史密斯太太要他保证女儿安然无恙时,他说:「夏丽受到保护,而且……她现在是我的一部分了,而上帝会照顾我们全部的人。」

对方所打的电话,经追查都是在这一带的公共电话打的。但在那个时代,电话追蹤需要拖延对方在电话上至少十五分钟,而这很难做到。不过录音系统已装设好,所以录音带都由联邦调查局的调查站送过来给我们。当我和瑞特及沃克听每一捲电话录音时,我们都为史密斯太太对这个怪物说话时的力量与自制动容。夏丽的力量与自制从何而来,己经十分明显了。

麦兹希望对方还会打电话来,所以他问我们该怎幺教这家人应付这些电话。吉姆.瑞特告诉他说,他们应该尽量表现得像是警方协调人员在处理人质的情况。也就是说,仔细倾听,并且重述对方口中可能具有重要性的话,以确定他们明白对方的讯息;试图让对方有反应,让他显露出更多关于他的一切,以及他的行程。这幺做有几点好处:一是拖延通话时间,让电话追蹤成功;二是可以向对方再次保证别人是以同情的态度倾听,鼓励他再次接触。

毋庸置疑,要有这种程度的克制表现,对于惊骇且哀伤的家人是很难做到的。但史密斯家人却以惊人的能力做到了这一点,为我们获取重要消息。

隔天晚上,绑架者又打电话来。这一次他是跟夏丽的姊姊唐安说话。夏丽已经失蹤四天。他告诉唐安绑架的细节,说他看到她在信箱旁边就停下他的车,露出友善的样子,又为她拍了几张照片,才用枪逼她进入他车内。在谈话中,他的态度不时会改变,有时友善,有时实际得残酷,有时还有淡淡的悔意,会说懊悔整件事「失去控制」。

他继续他的叙述:「好,上午四点五十八分,不对,抱歉。等一等。三点十分,六月一日周六,哦,她写了那封你们收到的信。六月一日周六,上午四点五十八分,我们的灵合而为一。」

「灵魂合而为一。」唐安重複他的话。

「那是什幺意思?」希尔妲在后头问。

「现在不得发问。」对方说。

但是我们知道他的意思。虽说他一再保证「好事已经近了」,夏丽隔天晚上就会回来。他甚至还要唐安準备一辆救护车在旁边待命。

「你会接到指示去什幺地方找我们。」

对在匡提科的我们来说,这段谈话录音最有意义的部分,是他说到上午四点五十八分,然后再回头说到三点十分。隔天中午希尔妲所接到的一通残酷电话,证实了我们的看法:

「仔细听好了。走圆环西边的三七八号公路,在普若斯派瑞提出口下公路,往前开两公里半的路,看到『一〇三号麋鹿小屋』的牌子右转,再走四百公尺,看到白色外框的建筑左转,到那里后院进去一点八公尺的地方,我们在那里等着。上帝选中了我们。」而后他挂断电话。

麦兹播出录音带,这段录音让他直接找到夏丽.史密斯的尸体,距离附近的撒鲁达郡约三十公里的地方。她穿着最后一次露面时的黄色上衣白色短裤,但是身体腐烂的情形却显示她已经死亡好几天了:六月一日清晨四点五十八分死的,这一点我们相当有把握。事实上从尸体的状况看来,要断定兇手杀人的手法或是夏丽是否遭到性攻击,都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我、吉姆.瑞特及隆.沃克都确信兇手用她会返家的希望欺骗她的家人,骗到重要的法医证据都消灭了为止。夏丽的脸上和头髮上仍有管线胶带的残余物,但是胶带却已撕去,这更进一步地指出了此事是经过策画和组织。杀人兇手一般都不会一开始就有这幺周详的组织,显示兇手是个聪明、年龄稍长的人,他会回到弃尸地点,达成某种类型的性满足。一直到尸体已经腐烂到这种「关係」已经不可能了,他才不再回去。

光天化日下在市郊住宅区进行绑架,需要某种程度的技巧和熟练。我们认定他的年龄在二十八、九到三十出头之间,我更确定他是三十多岁。从他和死者家人大玩心理游戏的自在残忍看来,我们也一致认为他很可能早婚:婚姻短暂而失败。目前他若非独居即和父母住在一起。我们猜测他会有前科:攻击妇女,或至少打过猥亵电话。如果他曾经杀过人,死者应该是儿童或少女。和许多连续杀人犯不同的是:这个家伙不会加害性工作者,因为她们使他害怕。

兇手的明确指示和对时间的自我更正,给了我们其他重要的线索。那些指示都经过仔细思考并写下来。他曾回到现场数次,做了精确的测量。他打电话给死者家属时,还是照着稿子念出来的呢!他知道他必须把他的讯息说出来,并且尽快挂断电话。好几次在电话上,因为被对方打断,使他不知道念到哪里,而必须从头念起。不论此人是谁,他是个严峻而有条理的人,凡事不厌其烦,又整洁得病态。他会强迫性地记笔记,每样事物都会列表记录,如果他忘掉笔记所记的位置,他的思绪也会乱掉。我们知道他必定在夏丽家门口来回许多次。我从他的个性猜测他的车一定十分乾净、保养良好,车龄三年或是更新。总而言之,此人混合了外在的自负和对这个愚蠢世界的鄙夷,及深植在内心的不安全感和不合时宜感,两者不断冲突,而且显现于外。

在这种类型的案件中,犯罪现场也是兇杀心理的一部分。犯罪的地理环境也暗示了兇手是本地人,可能一辈子或大半生都住在这里。为了他想要和夏丽做的事及后来用她尸体做的事,他需要在一个不会被打扰的隐密地点独自一人一段时间。只有本地人才会知道这种地方在哪里。

联邦调查局工程部的讯号分析小组告诉我们:打电话的人使用一种他们称之为「可变速度控制器」的装置变声。于是我们向全国各地的调查站拍发电传,要求协助追查这种产品的製造商和零售店。我们从这份报告中断定兇嫌具有电子学的背景,很可能受雇于房屋建筑或改建业。

隔天,罗勃.史密斯正和殡仪馆的人为小女儿的葬礼做最后的安排,兇手又打电话来了,这次是打对方付费电话,而且他要求要和唐安说话。他说隔天早上他要去自首,而他为夏丽在信箱前拍的照片都放在寄给史密斯家的邮件中。他又自怜地要唐安代表全家原谅他,且为他祈祷。他还暗示他不要自首,他打算自杀,并且又哀叹这件事如何地「失去控制,我不过是想和唐安做爱。我已经监视她好多——」

「和谁?」唐安打断他的话。

「和——对不起,是夏丽,」他自己做了修正。「而我注意她好几周了,而,唉,情况就是失去控制了。」

这是他把两姊妹混为一谈的多次情况中的第一次,混为一谈并不难理解,因为姊妹俩都是美丽外向的金髮女性,长相酷似。同时,唐安的照片出现在报纸和电视上,而夏丽吸引他之处,唐安也都具备。在听这些录音时,不厌恶这种虐待式又极度放纵的行为,简直不可能。但是在那时候我知道(也许这听起来太冷酷也太会算计了),我们可以用唐安作诱饵,抓住这个兇手。

兇手在同一天打电话给当地电视台一位新闻播报员查理.凯斯(Charlie Keyes),重申自首的意图,又说要颇受欢迎的凯斯担任中间人,还答应他接受独家专访。凯斯听是听,但很聪明地置身事外,没有答应对方任何事。

我在电话里对路易.麦卡提说:首先,兇手根本不打算投降,他也不会自杀。他告诉唐安他是「他们家的朋友」,他根本是神经病,才会希望史密斯家的人了解并且体谅他。我们不相信他认识这家人,这只是他认为和夏丽很亲密、又被夏丽所爱的幻想的一部分。他是个彻底的自恋狂,我告诉麦卡提,这个事情拖得愈久,对方家人给他的反应愈多,他就会愈自在,且乐在其中,而且他还会再杀人,找得到像夏丽的,他就会杀对方;找不到的话,谁倒楣碰上他谁就会被害。他所做的每件事,最基本的主题是权力、操纵、宰制和控制。

夏丽下葬当晚他又打电话来,并和唐安说话。尤其恶毒的是:他竟要接线生告诉唐安是夏丽打来的对方付费电话。这次他又说要去自首,然后他用一种轻鬆自在的语气将她的死亡做了一番平淡的描述。

他描述和她发生关係的情形,还说他让她选择死亡方式:枪杀、服药过量,或窒息而死。她说她选择最后一项,于是他用管线胶布贴住她的嘴和鼻子。

「你为什幺非要杀了她?」唐安流着泪质问他。

唐安和母亲恳求他将自己交给上帝,而不要自杀。但是我们小组的人却很清楚,这两件事他都不打算要做。

夏丽.史密斯被绑架的两周后,黛博拉.梅.海米克(Debra May Helmick)在里其兰郡她父母的拖车前被人绑架,这里距离史密斯家约四十公里。当时她父亲正在六公尺外的家里。一个邻居看见有人停车下来,和黛博拉说话,然后突然抓住她就往车里推,迅速开走。这位邻居和海米克先生立刻去追那辆车,却没有追上。和夏丽一样,黛博拉是名美丽的蓝眼金髮女孩;和夏丽不一样的地方是:她只有九岁。

相关书摘 ►迷途羔羊的邪恶救世主:查尔斯.曼森犯罪剖绘

书籍介绍

《破案神探:FBI首位犯罪剖绘专家缉兇档案(首部曲)》,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约翰.道格拉斯、马克.欧尔薛克
译者:张琰、吴家恆、刘婉俐、李惠珍

本书是FBI第一位犯罪剖绘专家约翰.道格拉斯的破案故事。四十年前,着重心理侧写分析的犯罪剖绘,被FBI当局认为是毫无根据的旁门左道;直到道格拉斯在FBI建立犯罪剖绘缉兇小组,才让这套系统得以发挥,在毫无头绪的重大案件中找到隐藏在暗处的线索,得以将许多连续杀人犯绳之以法。书中,道格拉斯叙述了他初入FBI、将犯罪剖绘带入现代科学办案体制的过程,并蒐罗他四十年探员生涯中的重大连续杀人案。犯罪是天生邪恶?还是后天塑造?透过犯罪剖绘,我们彷彿也跟着道格拉斯深入兇手内心,且看他如何运用心理侧写,破解真相!

FBI首位犯罪剖绘专家缉兇档案:「她现在是我的一部分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eliaK.闪嫁JM旧爱不设防造人香港娱乐八卦

Celine 2014年早秋手袋系列lookboo

Celine 2014年春夏系列广告香港品牌名店

Cellbone全新润泽紧肤修复精华 击退8大肌肤

Celvoke唇蜜获2019美妆大赏冠军

Central

电脑企业科技|书屋设计|亮眼热搜|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