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介绍 >不只一位长辈形容妳,这个小孩不像个小孩,太早熟了 >

不只一位长辈形容妳,这个小孩不像个小孩,太早熟了


不只一位长辈形容妳,这个小孩不像个小孩,太早熟了

从小,妳就被人家说是个过于纤细的孩子。对妳而言,人情寒暄底下的伏流,不知道为什幺,妳就是能听见那些微弱的潺潺声响。彷彿被扎了太多天线的基地台,时常得接受那些资讯,也不管妳愿不愿。只要心思缓缓沉降,仔细凝睇眼前的光景,那些人与人之间的乖离与疏和,彷彿鸟,妳辨见了寻常人看不见的颜色。可能妳的幅宽只比寻常人才多上一公分,但生命中众多哀乐就跟着那一公分,如同爆满的广告传单,随着取递而散落一地,不多看一眼都不行。不只一位长辈形容妳,这个小孩不像个小孩,太早熟了。语气是棉花里头裹一根针,妳没太认真,掌心向上去接,妳很乖,人家说拿礼物要双手向上,妳双手向上去迎接长辈的话,后来掌心的那枚血点,某些特殊的场合就疼,妳始终放不下。

那时妳的父亲即将迎上人生的转捩点:被密友秘密挪运他累积已久的积蓄。那位先生,体型胖大如瓜,笑起来和蔼如果蜜,父亲携着妻子与一对儿女同行时,那位先生也懂得送上几把甜糖,妳却彻底讨厌这个男人。后来事情发生时,父亲暴怒且不可置信,妳对父亲的不可置信感到不可置信,怎幺可能?父亲难道没看见那双被脂肪推挤的狭长眼眸底下飞快掠过的贼光吗?无论如何妳是看见了,但妳的预言都被童言无忌四个字给吞没。父亲不信,一个孩子能懂什幺。妳对那位先生的坏话很常在社会的因循苟且之下,被解读为某种骄宠的表徵。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阴谋的被完成,酒瓶成了花圃的新植被。父亲其实不沾酒的。母亲为了填坑,卸了妳与弟弟的定存。

也曾有一次,挚友向妳介绍邻居男孩,唇红齿白,隔壁几班。三个人坐在麦当劳的圆桌前,眼观鼻,鼻观心。待挚友起身去领取餐点的间隙,妳开口问男孩,你喜欢我的朋友吗?男孩的脸色妳至今都搁在心上,一副内心世界冷不防给谁打穿,又望上一望的恐惧。男孩瞪着妳,一阵子才恢复镇定,先确认,这是她自己跟妳说的吗?妳摇头,很老实地说,不,我看出来的。男孩又问,为什幺?没有人看得出来,好几年了,我喜欢她好几年了。妳又摇头,不知道从何抽绎这问题,也许那是资讯的蒐集,合成与堆叠之术。从男孩与妳朋友说话时,语气时常反覆迴旋,或是发表言论后,害怕自己过于坦率而只好微笑,微笑背后隐隐的忧伤。妳在很小的时候就很清楚一件事,暗恋的人,都好辛苦。当我们喜欢一个人,彷彿不彻底地贬低自己,就无从证明这份情感的高贵。把自己反覆摺叠,终至渺小,只求能嵌进对方生活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后来妳成了男孩的树洞,男孩细细诉说他每一天的联想。有时妳几乎要产生幻觉,这也许是男孩最幸福的时刻,薛丁格的暗恋,盒子被掀开之前,什幺都有可能,可能喜欢,可能不喜欢。这段交谊随着男孩转学而失散,离别前,男孩跟妳坦承:我是个朋友很少的人。只能默默地喜欢我的邻居,谢谢妳陪我这幺久。

小学六年级,妳喜欢一个女生。筑。筑肤白,大眼,喜欢绑两条辫子,一个人到底得多漂亮才有能耐编这种髮型而不惹人心烦,妳嫉妒筑,又不真正嫉妒筑,筑太漂亮了,若嫉妒她,似乎显得自己更丑了。妳于是说服自己,喜欢筑,久而久之,还真动了意。筑的父母日日对着彼此咆哮,他们深信与对方结婚是自己此生最愚蠢的决定。筑想逃离那对名为父母的陌生人,她流连网路交友,认识了一位乾哥。乾哥抵达校门口那天,筑央求妳一起去校门见他。初初照面,筑彷彿身上的骨头都断了,不只一次地往乾哥的怀里倒去。

妳反而很受不了乾哥看着筑的眼神。教室的布告栏前,曾有一树栽,上头栖着好几只凤蝶的幼虫。老师说,这是为了让你们理解到生命的意义。下课后,同学们纷纷微蹲,撑着膝盖,注视虫以小小的口器吞服嫩叶,注视牠们蠕行、慢吞吞地前移;几天后,虫肥了,几个男孩兴高采烈地拿筷子跟水枪攻击虫,粉粉的虫躯淌流出绿色浆液,生命的意义。男孩看虫的眼神,乾哥看筑的眼神。妳觉得太像了。一个会在网路上跟十一岁女孩谈到性的男人,究竟算什幺?妳很不安,妳的感官老是给妳蒐集太过巨量的资讯,资讯又自作主张地在脑海结构成一些什幺。人们怎幺称呼?直觉?预感?

哎,妳觉得筑好危险。

几日后的外扫区,钟声响起,还有两三分钟的余裕,筑问妳,妳觉得乾哥是个好人吗?妳看得出来,筑渴望一个心想事成的答案。连日下来,筑都在说乾哥有多幺好,多幺懂她,比她的父母更爱她。筑的父母忙于推卸筑的监护权,筑想得很美,父母之间,她可以选择乾哥。妳决定对筑诚实,或许因为妳喜欢筑,更重要的是,妳认为妳的喜欢比乾哥的喜欢更健康。妳说,乾哥不是一个好人。妳还想说些什幺,没说,筑承受不住了。她凝视着妳,一阵子,筑张口了,妳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跟妳在一起很可怕,妳好多想法好多感受,怪人。妳彷彿被贯穿的布偶,毛毛细细地绽出棉絮。怪人,多懒惰的字眼,妳为筑做了这幺多,筑把妳批得这幺俗。不用说妳老是记得筑的生日,筑要别人提醒,才软软送上一句生日快乐。妳后来疏远了筑,毕业之前筑可能要去乾哥家住了,妳不再介意,乾哥会等筑长大吗?掌心的那枚血点刺痛起来,妳的胸肺胀痛,寻思,我这过细的心眼,老是看得太过清晰的心眼,除了让那些画面反覆磨心,这副心眼可曾应许过一日的承平?赏赐一日的从容?没有。都没有。看得出谁喜欢谁,谁即将欺凌谁,谁又意想着利用谁,一点都不好玩。心如同感光纸,那样轻易就变色。

筑把妳关上。

妳于焉变得浑噩,如调整显微镜焦距般调移收受外界景物的清晰度。妳怔怔地过活,像是近视的人不挂上眼镜,又看着没有声音的电视。没有感觉,叠加起来就是很舒适的感觉。妳以为自己会这样不问是非地快乐下去。高中时,遇见了《流离》,封闭的作家,却打开了妳。妳踉跄地拾掇着黄宜君的文句,即使是简单的标点符号都让妳失神昏眩。这世界上的另外一个人,把生活中渗痛的枚枚血点串成线,线又织成面。艺术多脱胎自两种心情:觉得太痛了与太美了。电影《大话西游》中,观世音告知至尊宝:你还没有变成孙悟空,是因为还没遇上给你三颗痣的人。有些人之所以能亲近艺术,无非是因为他们太苍白脆弱,太容易给谁在命运上燻了三颗血点,只能不得不地或书写,或描绘涂料,或雕刻,或歌舞,或拨弦鸣击。妳第一次那样鲜豔地察觉到,这世俗之上,有一些志业恰好专属于那些,心如同感光纸的人。

妳开始写,写下人与人之间的事情如何经过妳的心,显影在纸上。

很多年后,妳在网路上看到一则评价,很短,一行:这个作者有很好的观察力。

掌心的血点如被撒了土粉,缓缓合成一枚痣。

如同一只没完没了地飞翔的鸟,终于目击了一块礁岛,妳缓缓潜入低空,尝试以微小的角度向前俯冲,如同梦境中妳演练的无数次着陆,如今妳可等到了。迎角增大,终至被紧锁,深失速,妳倾跌在岛上,反作用力自地面深深拥抱着妳,痛也是快乐了。妳数着呼吸,即使岛上一片荒芜,也是妳的全部了。



上一篇: 下一篇:

TASTY 西堤(草屯碧山店)南投县推荐餐厅H

TASTY(屏东自由店)垦丁推荐餐厅HopeT

TASTY(花莲中华店)花莲县推荐餐厅Hope

TASTY西堤牛排(南京东店)台北市推荐餐厅H

TASTy西堤牛排(宜兰店)宜兰县推荐餐厅Ho

TASTY西堤牛排(民族店)台南市推荐餐厅Ho

电脑企业科技|书屋设计|亮眼热搜|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